bte365娱乐线

和平县廉洁小小说(闪小说、微小说)征文获奖作品选登?老古董

来源:和平县纪委  作者:  时间:2018-12-27

老古董

文/蒋危如


   我接到妻子的电话,立刻往家里赶。

   推开门,“老古董”坐在沙发上,脸黑得像涂了一层墨汁。 

  “老古董”不是别人,是我的父亲,说起这个绰号,还有一段来历。 

  父亲从小老实本分,憨厚得近乎愚昧,从小屁孩混成大男孩,仍然没有长进。母亲向父亲示爱时,他竟然一口回绝,一本正经说,婚姻大事岂能儿戏?必须得有父母之命,媒妁之言。母亲气得直翻白眼,跺着脚说他迂腐,是个老古董。母亲嘴里气,心里却偏爱父亲的迂腐劲,红着脸央求父母请了媒人,父亲才欢天喜地同意了。从那之后,“老古董”便成了父亲的代名字。 

  我一边脱衣服一边说,爸,来也不告诉我一声,我好去接你。 

  父亲头也不抬,瓮声瓮气说,我有手有脚,要你接什么? 

  我笑着打趣道,爸,城市这么大,怕你老迷路呀。

   父亲一听,红了脸,粗着脖子说,我才不会迷路呢。倒是你,经常迷路吧? 

   我听得一头雾水。 父亲阴着脸,从环保袋里捧出一个木匣子,放到桌子上。我一看,心扑通扑通跳得欢,28年前的事情重又浮现眼前。   

  28年前,我还是小学生,对画画近乎痴狂。可父亲却固执地认为,画画没出息,不给我买画画本,更不给我买画笔。我特郁闷。一次,我跟着父亲去账务室,看见大摞记账本时,眼睛贼亮贼亮的。财务室的叔叔看透了我的心思,瞒着父亲送了我一本记账本和一支钢笔。 

  有一次,我正在画画,父亲回来了,看见记账本时,厉声问道,什么时候偷的?我不吭声。父亲气极,狠狠给了我一巴掌,吼道,说!到底什么时候偷的?我的脸像着了火,“哇”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水,血水不偏不斜刚好落到画上。我心痛极了,冲着父亲大吼,你凭什么说我是偷的?父亲气急败坏嚷道,不是偷的,难道记账本会飞到你的手上不成?兔崽子,我打死你!父亲抬腿又给了我一脚。我痛得杀猪一般嚎叫起来。

   母亲闻声,赶了回来,抱着我冲着父亲大吼,你是不是疯了?父亲喘着粗气,指着我说,你问问你的宝贝儿子,他到底干了什么事?我哭着说记账本不是偷的,是叔叔送的。兔崽子,你还狡辩,看我不揍死你!父亲说着又要动手,母亲用身子护住我,父亲才住了手。那天晚上,我想着白天的事,怎么也睡不着。半夜时分,父亲推门进来,我赶紧闭上眼装睡。父亲轻手轻脚走进来,轻轻的坐在床沿上,伸出粗糙的手,轻轻的抚摸着我红肿的脸,哽咽着说,儿子,爸爸打你,是为你好,希望你长大后能堂堂正正做人。

   儿呀,打在你的身上,痛在爸爸的心上呀。说着说着,一滴冰冷的泪落在我的脸上。

   第二天,父亲做了一个木匣子,把那带血的记账本宝贝似的放进匣子里。母亲讥讽道,老古董,打了孩子很有成就感,准备留作纪念?父亲好像没听见一般,一脸凝重把木匣子放到桌上,命令我和妹妹跪下,说,你们兄妹记好了,这个木匣子里带血的记账本就是教训,以后要是心术不正,贪图小利,以权谋私,别怪爸爸心狠。 

   我正想得入神,父亲突然大吼一声,跪下!

   我一脸惊愕,爸,你要干嘛? 

   我问你,你是不是给村里的牛二免了八千元的税?

   爸,你怎么知道的? 你做都做了,还怕我知道吗?别以为你当税务局长了,老子就不敢管你了!跪下!  

   父亲又是一声吼。

   我惊出一身汗,急忙说,爸,牛二爸爸曾经救过我的命……    

   闭嘴!就因为救过你的命,你就帮他偷税漏税?

   爸,你听我把话说完,我确实给牛二免了八千元的税,可那钱是我垫的。

   父亲的身子僵硬了,像根木桩杵在哪一动也不动。

   我叫一声“爸”,父亲回过神来,用怀疑的眼光看定我,一字一顿问,钱真是你出的? 

   爸爸,有你这个“老古董”盯着,就算借我十个胆,我也不敢干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情呀,你老把心放肚子里吧! 

   父亲挠挠头,嘿嘿地笑,转身抱起木匣子,说,老伙计,看来这里不需要你啰。走!跟我回家。我一把夺过木匣子,笑着说,爸,木匣子里面留着我的血,还是让它陪伴我吧!

 

 


关闭
官方微信